贪玩蓝月激活码

演員柳承龍在全盛期隱退 坦言做明星太憋屈

  喪尸劇《王國》的反派,主演電影《極限職業》成為新晉韓國影史票房亞軍;這位創造青龍獎紀錄的“千萬演員”在全盛期隱退

  柳承龍 做明星太憋屈,要走出沒有鐵窗的監獄

  最近,喪尸韓劇《王國》和2019年韓國本土的首部千萬黑馬片《極限職業》將沉寂許久的韓國男演員柳承龍拉回了觀眾視野。前者是韓國首部由Netflix投資拍給全球觀眾的喪尸韓劇,后者則是以歷史第三快的成績突破千萬觀影人次的超級黑馬喜劇。而另據最新一周的票房數據,剛剛實現周末票房四連冠的《極限職業》累計觀影人次已突破1400萬,目前僅次于《鳴梁海戰》的1700萬觀影人次,位列韓國影史票房榜第二位。

  在喜劇片《極限職業》和驚悚懸疑劇集《王國》中,柳承龍奉獻了跨度巨大的表演,一個是以最自然的生活化狀態演繹的喜劇形象,而另一個則是比“喪尸”還要可怕的反派弄臣。無論是喜劇還是正劇,柳承龍的表演都信手拈來,毫無違和感。

  《極限職業》是柳承龍個人出演的第四部“千萬電影”,然而在《成為王的男人》《7號房的禮物》和《鳴梁海戰》連續三年創下千萬佳績后,他在之后的四年間鮮有作品問世,基本處于半退休狀態,讓人不禁好奇他究竟都經歷了什么?如此一個演技精湛的演員緣何在全盛期淡然隱退,但又在多年后創造了如此華麗的復出呢?

  A

  和黃晸玟是同學,演過五年《亂打》

  上世紀90年代柳承龍考入首爾藝術大學話劇專業,與他同班的黃晸玟、鄭在泳、安在旭、申東燁后來都成了韓國演藝圈的中流砥柱。

  畢業后大家曾一起混在韓國最著名的東朗劇團做音樂劇和話劇。其中還有后來幫助柳承龍登上大銀幕的韓國導演張鎮。

  原以為會一直在劇團表演的他,在1996年迎來了職業生涯的第一次轉折。那一年劇團應邀到紐約公演,期間他觀摩了不少百老匯劇目,意外被啞劇表演震撼,他感嘆“為什么自己的國家沒有那樣的演出”。回國后,柳承龍趕上了無臺詞的音樂劇《亂打》試鏡,面試成功的他離開了東朗劇團,在成為《亂打》的開山演員后,他一演就是五年。

  《亂打》目前仍在韓國長期進行公演,2017年是該劇首演20周年,柳承龍還應邀參加了特別公演。它不同于演員進行歌唱表演的傳統音樂劇,表演過程沒有一句臺詞,全靠演員們拿著廚房用具敲敲打打制造音樂,講述幾個廚師在廚房上演的一場騷動。因其獨特的形式,該劇在韓國本土獲得了超高人氣,甚至走出了國門,在英國、美國以及中國都曾經進行過巡演,而柳承龍也隨著《亂打》走遍了世界,在電影《我妻子的一切》中出現的“萬人迷”年輕時的照片就是柳承龍在世界巡演時拍攝的。只可惜該作品到中國演出時,柳承龍已經離開了劇團。

  為演個“能說話”的,開始打零工

  對柳承龍來說,這五年讓他積累了不少作為演員的重要經驗,包括與他人的配合、表演節奏,以及爆發力的控制等等,但不可否認也失去了不少。

  比如在韓國本土演藝圈的社會和人際關系,相比同期的演員,他只能說是一片空白,安在旭已經憑借《星夢奇緣》大紅大紫了,他在國內的影視圈還沒有出道。但更大的缺失還來自藝術創作上的安于現狀。這也是促使他決定離開的最主要原因,“我感覺藝術人越發習慣了安定的生活,變成了技術人”。

  那之后,他找到了已經拍過幾部商業作品的大學前輩張鎮,簡單直白地表明了自己的想法:“我想表演,說話的那種。”

  離開《亂打》的柳承龍沒有了固定收入,暫時重返話劇舞臺的他,沒有演出的日子就打零工,送外賣、裝修、送貨,洗車什么都做,但不只是為了生計,也是想體驗各種各樣的生活,為做演員吸收養分。也正是在這段無名時節,他遇到了與他相伴一生的妻子。

  2004年,柳承龍在張鎮導演、鄭在泳和李娜英主演的電影《求愛咖啡屋》中客串出演了“強盜”一角,時年35歲的他第一次在大銀幕上露臉,卻是給自己的大學同學做配角中的配角。但作為被臨時拉來充數當強盜的人物,粉紅色的面罩和虛張聲勢的威脅,讓人無語到失笑。后來他又接連出演了張鎮導演的兩部作品,在喜劇片《急流勇退》和動作片《偉大的族譜》中客串,真正開始融入電影這個大圈子。

  C

  連拿兩年青龍,三部千萬電影加身

  雖然那之后的多年間,柳承龍接到的都是小角色。但恩師在看過他為安在旭做配角的話劇之后說的一句話,給了柳承龍莫大的勇氣,“你是大器晚成,花不只在春天開放,秋天也會開,就算你覺得演夠了,也要一直堅持演到40歲以后。”

  2009年的恐怖片《不信地獄》是他首次作為主演登場。2011年,由柳承龍主演的《最終兵器:弓》《高地戰》《孩子們》和《平壤城》四部電影上映,《最終兵器:弓》以超過800萬觀影人次登頂年度票房冠軍。片中的全滿語臺詞,讓看過影片的人都不禁贊嘆他的臺詞功力和語言天賦。憑借該片中的清軍將領一角,柳承龍獲得了當年青龍電影獎的最佳男配角獎。

  次年,柳承龍憑借喜劇片《我妻子的一切》中的“萬人迷”一角再次捧起青龍獎最佳男配角獎,連續兩年獲此殊榮,在韓國和獎項歷史上都是首次。他在這一年還迎來了個人表演生涯的首部“千萬人次電影”《成為王的男人》,但讓所有人都沒想到的是,這僅僅是一個開始,在隨后的2013年和2014年,柳承龍主演的《7號房的禮物》《鳴梁海戰》先后突破了千萬觀影人次大關。三部“千萬電影”加身,讓柳承龍一時間風頭無兩。

  D

  “愛”過李敏鎬,演過油膩情圣

  很少有演員,能同時將喜感的小人物和惡毒的大反派都演繹得深入人心,無論是《我妻子的一切》中夸張油膩的萬人迷,還是《鳴梁海戰》中惡狠狠的日軍將領,柳承龍對于每個角色都絕非臉譜化的演繹。

  回顧柳承龍喜劇表演的代表角色,配角時代最著名的當數2010年電視劇《個人取向》里中意李敏鎬的大叔,這還是他表演生涯中的首段愛情戲。一個頗具藝術家氣質、心思細膩的人物,在對李敏鎬告白的一瞬間面龐紅潤,眼神閃躲,被公認為該劇最讓人難忘的場面之一。

  2012年,柳承龍在閔奎東導演的《我妻子的一切》中飾演的萬人迷情圣張圣基,稱得上是他最具代表性的主演角色。片中他飾演一個受李善均委托,做戲勾引他老婆林秀晶的人物,要不停地在表情夸張的“萬人迷”和生活化的自然派表演之間進行切換。而那種全身上下如同抹了黃油一樣的油膩表演,相信沒有人能詮釋得比他更好了。

  其實,最初閔奎東導演在敲定柳承龍主演時,并不被看好,但導演有著自己的考量:“我想將細膩、溫柔、對話時不會放過任何細節的柳承龍的真實面貌展現在電影中。”在見過柳承龍后,閔奎東導演在備忘錄中寫下了“羅納爾多的大腿,梁朝偉的眉毛”,之后就按照這個感覺進一步完成了角色,而這個角色也開啟了柳承龍的“dirty sexy”時代。

  在柳承龍最初的三部千萬電影中,有兩部都是喜劇片。《成為王的男人》中,他和演技實力同樣精湛的李秉憲上演了一場場精彩的對手戲。李秉憲一人分飾兩角固然有難度,但要用不同的狀態與之對戲的柳承龍也完成了一次不可多得的表演。二人在喜劇和嚴肅中找到了平衡點,相比后來《7號房的禮物》中,幫助他捧得百想藝術大賞影帝的只有6歲兒童智商的角色,獲得青龍獎最佳男配的《成為王的男人》顯然更能代表他的演技實力。

  E

  為展現狠毒氣質,表演全程不眨眼

  除了喜劇表演,柳承龍還以眾多粗糲的反面角色著稱。最早的一個反派形象出現在2008年的黑色驚悚片《秘密》當中。柳承龍飾演的角色是人稱Jackal(豺狼)的黑幫組織頭目,為了給死去的弟弟復仇,他與車勝元飾演的警察展開對立,從外形到表情、臺詞都透著濃濃的黑暗氣質,為了給角色賦予“蛇”一樣的狠毒氣質,他可以讓自己在表演的時候不去眨眼。

  雖然不能算是反派,但在2011年上映的《高地戰》中,他出演的朝鮮中隊長韓正允一角也展現了硬漢一面。出場就極具壓迫感,懷抱著堅定信念投入戰斗的他,再次出場卻帶著巨大的傷疤,飽經戰斗洗禮的他顯得疲憊不堪,雖然是配角,但這一人物卻最為準確地傳遞出《高地戰》的核心主旨,是戰爭的矛盾和慘狀最直接的展現。

  之后柳承龍先后出演了金韓民導演的《最終兵器:弓》和《鳴梁海戰》,分別以清軍將領和日本將軍角色現身,作為帶有些歷史色彩的人物,雖以反派出場,但也是不多見的極具領袖氣質的真硬漢角色,特別是全滿語和全日文的臺詞,柳承龍也都完美消化。

  而說到語言,柳承龍還在《我妻子的一切》中說過西班牙語和法語,對于非母語表演,他也透露過自己的絕招:“我全靠瘋狂地背下來,到了那種連身邊的經紀人都能記下來的程度,我會用韓語寫下發音然后背誦,用字體的大小來標注語調,說起來有點不好意思。”

  F

  人生低谷,從死亡中學會寵辱不驚

  2013年,柳承龍在和“tv朝鮮”的采訪中,談到他做演員的初衷:“最開始是因為好奇,嘗試過后,我感受到了那種無我的境界,那種靈感如泉涌一般的熱情和挑戰,讓我很有成就感,我并沒有什么別的目的才做演員,我喜歡的是表演本身。”然而一旦這種感覺被表演之外的因素(票房)干擾,感到失去自我的柳承龍,不得不選擇暫時離開。

  2014年,在主演了韓國歷史最賣座電影《鳴梁海戰》(1700萬觀影人次)之后,柳承龍主演的《客人》《桃李花歌》《念力》和《七年之夜》的票房和口碑都不夠理想,似乎是在一夜之間,“千萬演員”的號召力消失了。

  與此同時,因為后輩演員出演娛樂節目時將柳承龍說成是“成名后變化最大的演員”,爆料他改了電話號碼云云,一時間關于他的流言四起。

  也正是那段時間,柳承龍決定脫離演員的生活一段時間,那個曾經帶著《亂打》周游世界的自由靈魂,好像在溫室呆久了,需要大自然的滋養一般,選擇走進青山綠水和人群中間。他跟隨韓國時事周刊《實事in》舉辦的青年露營活動,用三年時間游歷了韓國的島嶼山川,甚至去到了高加索山脈和堪察加冰河。

  柳承龍在后來接受《實事in》雜志采訪時坦言:“《念力》和《七年之夜》的接連失敗讓我失去了表演帶給我的幸福感,甚至對它產生了疑惑。”

  對于當年關于他人品的流言蜚語,柳承龍透露是經紀公司要求他換的號碼,對于自己的沉默,他也終于吐露了心跡:“污名、誤會、委屈這些是人際關系中最難處理的東西,否定的話,也不一定別人就會相信,沉默是一種應對方法。”

  更加不幸的是,在那段人生低谷中,有不少身邊人離開了。在整理丈母娘和姐姐的遺物時,柳承龍開始對死亡有了更深的思考:“人生原來并不會如你所愿,當我接受了這個現實,反倒學會了坦然面對,內心也就更輕松了。”顯然如今的他已經學會了寵辱不驚。

  “這就好像登上山頂,卻發現毫無準備,沒有御寒的衣服,也沒有充足的食物,還恐高,隨后被大本營收留下山接受治療,然后再次準備上山,但現在我不一定要重新上山了,我覺得過程比目標更重要。”

  G

  活得憋屈不如選擇放棄

  不管柳承龍想不想,憑借Netflix的韓劇《王國》和喜劇新作《極限職業》,他似乎又再次攀上了事業的巔峰。有意思的是,這兩部電影都與“喪尸”有關,前者是一部真喪尸泛濫的懸疑驚悚片,在后者的故事里,他是被緝毒組組員稱為“永遠也死不了”的“喪尸隊長”。

  《極限職業》導演李炳憲對于選擇柳承龍感到十分自豪:“他要照顧隊員,照顧家人,照顧自己的工作,他本身就是一個忙綠疲憊的小市民家長,但同時又兼具領袖氣質,這樣的演員只有柳承龍。”

  對于《王國》,柳承龍則有著別樣的感情。他坦言自己對于表演一直很難獲得滿足感,并且一直在探尋這樣的角色,但幸運的是,《王國》讓他稍稍得到了這種滿足:“這部可以讓全世界觀眾看到的作品,是一次巨大的榮光和機會。在從未接觸過的環境中以全新的方式進行表演,我感受到了樂趣。”

  如今的柳承龍已經脫離了經紀公司回歸自由身,對此他解釋道:“成為明星會漸漸被孤立,被保護的生活太憋屈了。從沒有鐵窗的監獄出來時,我真的很感動。相比有點小小的不方便,獲得的太多了。”

  崇尚自由的柳承龍平時會做許多公益活動,慰問越南戰爭的民間受害者,每年還會去非洲開展援助活動。最近他又迷上了木工活,在京畿道龍仁市擁有一間工作室,開車從首爾往返要兩個小時,打磨和上漆工作一做就要五六個小時。在《極限職業》媒體試映的前一天,他在工作室里鋸了一天木頭,他坦言和木頭在一起時,很幸福,時間過得特別快,試映會之前,在家就只會胡思亂想,在這里就什么都忘了。

  撰文/sona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贪玩蓝月激活码 皇帝成长计划2如何赚钱 中国股票推荐网 智能赚钱项目 怎么样填词能赚钱 股票行情查询 那些看新闻赚钱的软件 微信福彩快三赚钱群是怎么回事 新兴平台可以赚钱 360快视频app赚钱软件 股票涨跌原理和机制 门面网贷信用卡做生意 赚钱吗 打板怎么赚钱呢 长期用这个指标赚钱 师门不赚钱 上传片子能赚钱的网站 中金黄金股票分析